游记

刘家峡游记

推荐理由

刘家峡在甘肃省永靖县内,距离兰州市80公里的路程,位于临夏永靖县城西南1公里处,刘家峡位于兰州的上游不远处。

途经城市:
游记详情

第一次去刘家峡是2003年左右吧。

刘家峡在甘肃省永靖县内,距离兰州市80公里的路程,位于临夏永靖县城西南1公里处,刘家峡位于兰州的上游不远处。

印象中,我们在深不见底的水库上租用一艘中型游船,溯流而上,目标直指炳灵寺。让人感慨万千的,刘家峡是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,我国自己设计、自己施工、自己建造的大型水电工程,竣工于1974年,为黄河上游开发规划中的第7个梯阶电站,兼有发电、防洪、灌溉、养殖、航运、旅游等多种功能。在从前的这个黄河谷地中,只是坐落着近百户人家的小村落。1964年建成后成为了当时中国最大的水利电力枢纽工程,被誉为黄河明珠,每年将57亿度的强大电流,送往陕西、甘肃、青海。上世纪80年代,我们的小学语文课本中就有游览刘家峡水电站的课文。当时,为了建造这座水电站,甘肃永靖县整个老县城不得不被淹没在了水下。

走出人声鼎沸的船舱,我独身一人来到船舷。远处,光秃秃的黄土山峦缓慢后退。行至两小时左右,便是水库的尽头。我想极力地透过水面寻找老县城的历史,然而,行至中游,浑浊的黄河尽显本色,它在试图吞噬水库的碧绿,在互不相让的情形中,形成了一条横贯水面的分界线,我的思绪随之中断。两旁的山峦向后缓慢退去。水面越来越窄,沿黄河干流向上不远,便进入了一个由特抗风化的石英砂岩构成的嶙峋地貌区,有点象石林,但要高大的多,白色陡壁上长着些顽强的绿草和苔藓。有个陡壁上用红漆写着几个大字,据说是几十年前有人在那里刷标语,还没写完便绳断跌落粉身碎骨,此后再没人敢试了,看来人不一定能胜天,天人合一却是最重要的。在经过一片奇形怪状的山峰后,山脚下忽然出现了一群当地的农民,他们在向游人兜售茶叶蛋和旅游纪念品。目的地到了。

回想这一路,水面只有寥寥无几的几艘游船,而水面两旁光秃秃的山峦之中,也难寻人迹。无疑,这些小贩和我们一样,都是乘船而来的,只不过比我们早来一步而已。

“炳灵”,是藏语“十万佛”的音译,意译相当于汉语的“千佛山”、“万佛洞”。炳灵寺石窟的正式营建始于西秦建弘元年(420年),后历经北魏、北周、隋、唐,不断进行开凿修造,元明时期仍有修妆绘饰。现存窟龛183个,共计石雕造像694身,泥塑82身,壁画约900平方米,分布在大寺沟西岸长约200米,高60米的崖面上。石窟以位于悬崖高处的唐代“自然大佛”(169窟)以及崖面中段的众多中小型窟龛构成其主体,其中唐窟占三分之二以上,共计20窟,113龛。北朝的代表性作品如169窟的泥塑观音,125龛的石雕释迦牟尼和多宝佛等,均为炳灵寺石窟的艺术杰作。石窟最早建于北魏。一尊尊佛像见证了古丝绸之路传奇而光辉的历史。丝绸之路,简称丝路。是指西汉(公元前202年—公元8年)时,由张骞出使西域开辟的以长安(今西安)为起点,经甘肃、新疆,到中亚、西亚,并联结地中海各国的陆上通道(这条道路也被称为“西北丝绸之路”以区别日后另外两条冠以“丝绸之路”名称的交通路线)。因为由这条路西运的货物中以丝绸制品的影响最大,故得此名(而且有很多丝绸都是中国运的)。其基本走向定于两汉时期,包括南道、中道、北道三条路线。丝绸之路的开辟,有力地促进了东西方的经济文化交流,对促成汉朝的兴盛产生了积极的作用。这条丝绸之路,至今仍是中西交往的一条重要通路。在工业化到来的时刻,完成了它的使命。它已被东起连云港,西至荷兰鹿特丹的10900公里国际铁路线所取代。

洋洋洒洒的丝绸之路,东起长安,西至西域,纵贯数千里,在生产力极其落后的情况下,那个时候,一代又一代的捐资修建石窟的古代商人,怀揣孔方兄的梦想,历尽千难得以中途歇息,前方,有更多的凶险在等着他们。为继续梦想,他们不惜重金建造佛像祈福。

历史无法湮没,我们应该尊重历史。来到炳灵寺石窟,石佛头被锯着屡屡入眼——这是肮脏的文物盗窃者留下的罪证。文革时期的“破四旧”由于水库的建设,一批石窟文物没入水下,使得这些文物得以完好保存。随着水面的下降,昔日没入水下的文物也重见天日。它对研究中国古代的文化和历史,其重大意义不言而喻。

上上周周末,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又去了一趟刘家峡。但遗憾的是,我仅仅是住在了宾馆,并在逗留的白天在刘家峡附近的枣园子里喝茶打牌而已。我怀念七年前的第一次刘家峡之行。那时,我刚刚工作,心境平静而舒缓。七年过去了,我在这纷繁复杂的人间苟活着,没有了理想,没有了目标和锐气。原来,时间可以痛苦地消磨一个人。在不知不觉中,时间让你年龄变老,心境变老。但这又怨不得时间,深思其因,是我们在物质生活提高的情况下,精神食粮彰显贫乏。我们一天比一天憔悴,一天比一天萎靡。其实,我们无须怨天尤人,我预料到,我们这些大人,年轻的,年老的,正在犯着一个错误,但我不知道这将会是什么样的错误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受到惩罚。